• <blockquote id="uygcs"><del id="uygcs"></del></blockquote>
    <object id="uygcs"></object><i id="uygcs"><option id="uygcs"></option></i>
    <optgroup id="uygcs"><del id="uygcs"></del></optgroup><i id="uygcs"></i>
    首頁 推薦 視頻貝果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圖說
    “離婚”引發的戰爭
    2021-04-03 07:30 作者: 屈麗麗 來源:中國經營網

    本報記者 屈麗麗

    編者按/ 任何家族企業在創立的早期階段往往都有一個動人的故事。相比其他的合伙創業或共同創業,夫妻共同創業往往被賦予了更多的內涵,“舉案齊眉”“伉儷情深”,而體現在法律邏輯上,夫妻之間也是成本較低的模式,這會進一步提升企業的決策效率,彰顯競爭優勢。

    然而,婚姻關系雖是親屬關系中最親密的關系,但同時也是最脆弱的關系。所以,市場上很多曾經是雙劍合璧、馳騁商界的伉儷企業家,反目后的決裂之戰也大打出手,令人扼腕。為了爭奪股權和控制權,有的不惜將家丑公之于眾,引發企業公關危機;有的則直接影響到企業的融資及上市進程;更嚴重的,無可避免地將下一代家族成員卷入其中,甚至對簿公堂。

    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全球家族企業研究中心主任高皓就指出:“家族戰爭的演進過程總是如此驚人地相似,都是‘夫妻沖突’→控制權之爭→股權之爭→一方退出二次創業→離婚糾紛→對簿公堂→自曝家丑?!?/p>

    適值《民法典》正式實施的當下,民法典重新調整的婚姻家庭關系同樣也會對公司控制權產生重大影響。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師事務所全球總部合伙人杜芹律師就指出:“如何在夫妻共同創業的過程中就做出妥善安排,如何簽署婚前協議,如何對夫妻共同財產和共同債務做出約定,同樣影響著企業未來的權力運行?!?/p>

    由此,我們遴選出了兩個典型的“離婚戰爭”引發的控制權博弈的案例,以此來警示家族企業的權利之爭帶來的危害,并提供相應的建議。

    1.共同領導

    當當網:“夫妻共同領導”的控制權風險

    從“摔杯事件”到“自曝家丑”,再到“搶公章事件”,當當網兩位創始人李國慶和俞渝將“離婚戰爭”引發的控制權博弈演繹到了極點。

    公開信息顯示:當當網創辦于1997年,于2010年在美國上市,2016年完成私有化。2019年2月份,李國慶宣布退出當當,并自曝于2019年1月15日收到妻子俞渝授權管理層的逼宮信,意指被“踢出”當當。

    2019年10月10日,李國慶接受騰訊新聞采訪,在說到俞渝的時候,突然憤怒地摔掉面前的水杯。由此,一對以婚姻為基礎,持續了22年的共同創業者開始走向“互撕”的局面。

    2019年10月24日,李國慶在微博發文宣布與俞渝離婚,并稱早在當年7月底曾向法院申請離婚,而俞渝以感情未破裂為由不同意離婚。而在李國慶看來,俞渝是以此為由拖延時間試圖轉移共同資產,所以李國慶開始明確表示,要爭取境內公司股權。

    隨后,俞渝在李國慶朋友圈下回復曝出李國慶以及其家人的諸多猛料。比如稱李國慶從家中拿走1.3億元現金,并非凈身出戶,并指出李國慶經常在家摔東西,不顧家,聯合公關公司操縱媒體,每件事都在撒謊等。

    在一通輿論對壘之后,李國慶在爭奪公司股權上展開了實際的動作。2020年4月26日,李國慶帶領公司董事(仍在公司任職)、董秘、律師,以及攝像和保安等一行人闖進公司,取走了公司11枚公章和36枚財務章,并宣稱在臨時股東會議上,已經決定收回俞渝擔任當當執行董事、法人和總經理的權力。

    “我已經得到了小股東支持,獲得任何意義上的超過51%的票數。我已經在8%小股東里獲得6.5%以上支持,有股東、董事會紀要、簽字蓋章?!崩顕鴳c聲稱,按照他的計劃,第一步是接管公章和財務章,第二步組建班子,第三步進駐當當。

    俞渝一方也不示弱,當當網副總裁闞敏強調,當當私有化后只有執行董事,沒有董事會。李國慶口中的股東會議無效,原因是李國慶的決議所說事項,涉及修改章程。按照《公司法》第43條,修改公司章程必須有公司2/3以上股東表決通過,而目前俞渝持股52.23%,李國慶22.38%,兒子的18.65%由兩人代持,“李國慶不可能得到超過2/3股東的支持?!标R敏表示。

    然而,按照李國慶的邏輯,當當網為雙方結婚后共同創辦(1996年,俞渝在美國認識了李國慶,二人不到三個月就閃電結婚,當當網系1997年創辦,并于1999年11月正式上線),北京當當科文電子商務有限公司股權應該是夫妻共同財產,一人一半。這也讓離婚的戲碼變得更加重要,因為只有離婚,才能涉及到夫妻共同財產的分割。

    慶幸的是,這場“離婚戰爭”雖然波及到了公司的控制權問題,卻并沒在實質上過多影響公司繼續賺錢,2019年10月,當當網曾對外預估,“2019年,經營利潤可達6.1億元,源于資金情況,理財收益還會再貢獻1億元?!?/p>

    而在此前的 2018年,當當網銷售額118億元,同比增加14.4%,凈利潤4.25億元,增長34.9%。2018年一場夭折的并購交易也曾將當當網預估值為75億元。

    顯然,當當網的問題出在“夫妻共同領導”的模式上。按照李國慶的說法,“有時候(是)聯合創始人,有時候聯合總裁,有時候董事長、CFO。弊大于利。一起磨合,沒上沒下,(還是)要以一個人為主?!?/p>

    這恰恰描述出了當當網很長時期的權力結構及其運行方式,高皓就指出,“當到底誰才是家族企業決策者的問題開始出現時,就會出現控制權之爭,進入沖突階段?!?/p>

    事實上,當當網歷史上曾四次出現關于“賣與不賣”的大難題,二人各執己見。李國慶想繼續擴張他的商業帝國,俞渝則想賣掉它。價值觀上的差異,最終將商場上的矛盾延伸到了家庭。

    2.解讀

    夫妻創業者應謹慎設計權利結構

    到底該怎么看李國慶和俞渝之間這場“離婚大戲”背后的控制權問題?雙方在企業和婚姻關系的處理上到底有哪些紕漏或問題?對更多的夫妻共同創業者來說,有沒有更為妥善的安排來避免上述問題?

    杜芹律師認為,可以通過雙方的婚前約定(婚前協議)對潛在的風險和問題提早做出安排,同時充分考慮公司股權架構和決策架構面臨的沖擊,謹慎設計權利架構。在婚姻遭遇問題時,對夫妻雙方財產的分割盡量保持理性。

    杜芹律師告訴記者:“對于夫妻創業者來說,雙方如果一開始沒有規劃過,在婚姻出現裂痕后,或者面臨不可解決的問題時,再亡羊補牢地去重新做約定,或想一些方式措施可能都不會特別有效,因為任何一種基于已出現的問題再簽署的協議都會有局限性,它沒有前瞻性,也不可能對未來的趨勢有全局性的約定,由此,針對現有問題的解決方案往往會繼續帶來新的問題。因為大前提是雙方已經失去了共同的信賴,或者共同目標作為基礎,很難站在企業共同發展的大前提下規劃如何體系化解決這些問題?!?/p>

    高皓也認為,“家族企業最常見的誤區之一是,面對升級的沖突時,首先想到的是要進行針對家族治理、企業治理和財富治理的機制設計。但治理本質上是‘治未病’,未雨綢繆,一旦沖突升級,再想通過治理設計來醫治為時已晚,治理機制無法在已然沖突混亂的各方之間建立,甚至原本基于善意和良性的方案,也會由于一方的惡意揣測而被誤認是試圖排擠或擊敗對手的陰謀詭計?!?/p>

    對于公司權力架構的設計,杜芹律師認為,“從前瞻角度來講,一個企業確實不應該有兩個領頭羊,比如雙方在公司的股權都是50%,看似舉案齊眉,旗鼓相當,絕對平等,但這絕對是要出問題的。從公司正常經營來講,只能聽一個人的,另一個人可能是持有股權,或者共享利益,如果兩個人有兩個公司,也可以一人一個公司,或者由職業經理人或持股平臺或者信托方式來持有,這種情況下,兩個人如何鬧都沖擊不到公司股權架構和決策架構?!?/p>

    不過,這種出自律師的理性建議在現實生活中往往并不能得到執行,原因就在于夫妻共同創業,共同決策擁有其他方式難以比擬的優勢,比如代理成本低、決策效率高。從許多家族企業的發展壯大來看,都離不開早年夫妻之間的高度依賴和共同目標。更確切地說,對初創小企業來說,“夫妻共同決策”成本最優的慣性最終會給企業埋下隱患。由此,當婚姻無可挽回地破裂時,事業上的合作關系也隨之破裂。

    “其實,不只是當當,在很多家族企業里,太多的成員在一個公司中,會導致企業無法采用現代化公司經營的方式運作,既會影響企業發展的理念,又可能對婚姻關系產生影響?!倍徘勐蓭煴硎?。

    在杜芹律師看來,“當當的案例很典型,也很教育企業家。家族企業有好處,但也需要在權利義務上盡量做厘清或調整。夫妻之間是最復雜的關系,如果有理性的話,應該會有共同的目標,不要讓企業垮掉。只要有共同的利益和共同期望的話,問題就都可以補救,比如像當當,可以找第三人或第三方來收購,當然,交給孩子來做也是一種方式,只是孩子會演變成某一方的工具。孩子在這問題上的處理,常常淪為受害者,所以更好的方式仍然是第三方的介入?!?/p>

    同時,對于夫妻共同創業者來說,離婚時夫妻共同財產的分割則需要注意更多的問題?!耙驗閷餐瑒摌I者來講,夫妻分的不僅是財產,也是分的創業公司。對于夫妻雙方來說,創業公司也相當于自己的‘孩子’,都想搶‘孩子’的所有權,尤其是如果夫妻雙方都對這個公司投入了大量的時間精力,覺得未來可期,那么可能還會爭奪其經營決策權。但真的爭奪下來,可能會兩敗俱傷?!?/p>

    當當網可以稱得上這方面的典型案例,由于對創業企業難舍難棄,作為創始人的李國慶甚至上演了“搶公章”的大戲,在整個離婚訴訟期間,更是拋出了公司和家庭內部的各種丑聞和隱私,受傷不淺。

    3. 后遺癥

    葵花藥業:離婚后的風險后遺癥

    如果說當當李國慶和俞渝的“離婚戰爭”更多的還只是停留在“精神”層面的互相傷害的話,那么,葵花藥業實控人關彥斌和張曉蘭的離婚結局卻是“一人入獄、一人重傷”,上演了一場裹挾更多家族成員的“慘烈博弈”。

    創辦于1998年的葵花藥業,曾以一系列知名產品響譽大江南北,不僅坐擁中國馳名商標,更是在2014年登陸深交所,成為“振興國藥”的重點企業。這本是關彥斌和張曉蘭共同的成就,然而2017年后,二人婚姻破裂,直接引發了一場災難式的處理方式和企業變局。本來,雙方離婚涉及33億元的資產分割,但根據上市公司披露,2017年7月12日宣布離婚,張曉蘭凈身出戶,并且將自己名下股份悉數轉給關彥斌。由此,張曉蘭也被A股市場冠上“中國好前妻”的美譽。

    然而,這場看似和平的分手卻醞釀了一個巨大 的“后遺癥”。

    2018年12月22日,關彥斌手持菜刀向前妻張曉蘭暴砍四刀,重傷入院,而關彥斌自殺未遂。2019年1月29日,檢方對關彥斌批準逮捕。

    關彥斌隨后辭任上市公司董事長,直至2020年7月16日以故意殺人罪一審被判處有期徒刑11年。關彥斌不服上訴。2020年12月10日,在黑龍江省大慶市中院二審宣判:維持一審11年刑期。

    事后,有人稱這場案件源自離婚補償金問題,即“兩人離婚,張曉蘭提出放棄股權,關彥斌提出現金補償9億元,分3年付。但在過程中,張曉蘭就離婚財產和撫養費向法院申請凍結關彥斌財產,而關彥斌方則稱未到支付期?!?/p>

    當然,更多的爆料則直指其復雜的家族關系。據了解,在與張曉蘭結婚前,關彥斌曾有過一段婚姻。關彥斌還與前妻馬某育有關玉秀、關一兩姐妹,而張曉蘭此前則有一子宋萌萌。兩人組建家庭后,2008年,又生有一子關童駿,當時張曉蘭已經49歲。

    不僅如此,在葵花藥業內部,也有著更多家族成員的利益糾葛。公開信息曾顯示,關玉秀手握葵花集團近12家公司,包攬葵花藥業、房地產開發、米業和商貿城等,關一則持有近18家公司。同時,在葵花藥業沒有話語權的宋萌萌卻掌握著關氏家族的藥業生意。

    除此之外,關彥斌的三弟關彥玲和四弟關嚴明也曾出現在公司內部。

    令人震驚的“殺妻慘劇”上演之后,關玉秀被委任為葵花集團董事長兼總經理、葵花藥業董事長,關一被委任為葵花集團董事、葵花藥業總經理。

    而在此之前,據葵花藥業2018年報,目前關彥斌仍為葵花藥業的實際控制人,其通過自持以及葵花集團(持股51.85%)及黑龍江金葵投資股份有限公司,合計控制葵花藥業超半數股權。

    截至記者發稿日,天眼查信息顯示:關彥斌持有葵花藥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股份比例為33.47%,仍為實際控制人和最終控制人。但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長均為關玉秀。

    對此,高皓分析指出,“‘雙核心家庭’的成員之間要么積怨已久,要么暗藏嚴重而不可調和的矛盾沖突。一旦從家族層面蔓延到企業層面,往往意味著家族戰爭的激烈爆發?!?/p>

    對于共同創業者關彥斌和張曉蘭,他們在共同創業過程中受到了一個非常大的影響就是重組家庭?!爸亟M家庭及多個孩子的客觀現實使得家族關系更加錯綜復雜,使家族與企業之間關系的多重性變得更加復雜。家族成員之間的權利義務關系不同,既影響了矛盾糾紛的有效解決,又影響了家族財富分配及企業接班格局?!?高皓指出。

    在高皓看來,“在人生觀與價值觀劇變的時代,企業家的婚姻關系更加脆弱,也更加復雜。伴隨著家族企業的發展,不少企業家的家庭都形成了多段婚姻關系的復雜家庭結構,這直接導致了家族企業的股權與控制權呈現出復雜性和多變性等結構特點?!?/p>

    正因如此,離婚時的財產分割就顯得極為重要,分配不均,或者權利失衡,往往就會留下問題的導火索。事實上,存在“離婚后遺癥”的案例比比皆是,這些離婚財產的分割,不僅僅涉及到股權上的財產利益,同時也直指企業經營權。

    對于這種情況,杜芹律師建議,“夫妻共同創業者在做財產分割時,要有互諒互讓的精神,公司經營權歸誰,雙方要盡量協商一致,如果一方對其潛在價值非??春?,比如現在評估價值很低,未來的價值是無限的,這種情況下可以保留股權,經營決策則由另一方做主,至少形成一個法律上分得清級別的股權架構。當然,一方也可以適當保留一部分股權,用股東身份來看報表,可以獲得公司50%的利益等等,這樣也可以達到一定程度的平衡?!?/p>

    觀察

    懸于企業頭頂的“實控人”婚姻關系

    眾所周知,在私募股權投資領域,有一個非常重要的程序,那就是對創業者配偶的溝通與盡調,因為投資人非常清楚,創業者的婚姻關系時刻都會像一把懸于企業頭上的利劍,需提早做出妥善的隔離或者筑起“防火墻”。

    北京實地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范伯松告訴記者:“離婚股權之爭引發的IPO危機,近年來已經比較少了,這是一個好的現象。但提前預防總是非常重要的,隱患不清理干凈就不啟動上市程序,這是共識?!?/p>

    然而,夫妻股權之爭引發的經營風險卻一再呈現,杜芹律師就向記者講述了這樣一個典型案例,“夫妻二人在公司都是創業員老,一方家人占據了營銷部,另外一方占據了銷售部和財務部,最后誰也不聽誰的,公司陷入癱瘓狀態。員工經常遇到的情況是,先是男老板說都要聽我的,十分鐘后女老板就發來信息,說以后公司在我手里要聽我的,這在公司經營上就會出現很大的分歧?!?/p>

    對初創企業來說,創業夫妻離婚時財產分割談崩往往會對企業形成致命的打擊,雙方都會重新開始,一個把技術拿走,一個把專利拿走,各自另立山頭來做。

    “由此,股權投資領域,股東尤其是實際控制人的婚姻關系穩定對于公司的影響是巨大的,更是投資人所必須關注和加以規制的重大事宜,甚至出現了相關的‘通用條款’?!狈恫陕蓭煴硎?。

    在范伯松律師看來,關于“夫妻共同領導”模式,實踐中往往牽扯到家族的治理問題,這里的家族,還大多涉及夫妻雙方的家族,基于此,最好的方式就是借鑒古今中外“家族會議”模式(包括多家族),先做到家族內部意見統一,然后通過夫妻在公司中權利的行使進行貫徹。

    而對于企業家離婚,范伯松認為“離婚是自由的,但后遺癥很多。我遇到過一個案例,夫妻在離婚協議中將公司的股權直接給了未成年的孩子,于是問題就出現了,由于離婚后夫妻雙方都是孩子的法定監護人,那么,娃娃股東的權利到底由誰代為行使呢?這給公司帶來了很大的困惑和麻煩,股東會怎么開?”借此,范伯松建議企業家在離婚時,對于股權的分割和權力行使一定要細化。

    然而,對于家族企業成員來說,由于家族企業家族關系相對復雜,即使是雙方感情破裂,往往又會因為股權的糾結以及資本市場的時機問題不會選擇馬上離婚,但常常感覺需要對夫妻共同財產進行適當的分割,那么,這種情況下該如何處理,又該注意哪些問題呢?

    杜芹律師告訴記者:“對于婚內財產的分配,有兩個維度,一個維度是婚內約定,即夫妻內部的約定,隨時做都可以,一個維度是一方有嚴重錯誤符合法定的條件起訴就可以分割。應該說,婚內約定對內是有效的,分割過的就屬于個人財產,離婚時就不需要再去處理了,只需要去處理共同財產或損害賠償就可以。但對外來說,婚內約定無法對抗債權人,夫妻共同債務是懸在雙方頭上的一把劍,如果有負債的話,即便分割完的也需要拿回來償債?!?/p>

    “所以,夫妻離婚時的財產分割往往需要分情況判斷,如果雙方都沒有什么過錯,也沒有不可調和的矛盾,也分不出誰對公司更好,實踐中有些創業夫妻也會選擇抓鬮的方式,雖是民間智慧,也能解決大問題?!倍徘勐蓭煴硎?。

    本版文章均由本報記者屈麗麗采寫

    *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 未經本網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經營網” 或“來源:中國經營報-中國經營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經營網(本網另有聲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 有關作品版權事宜請聯系:010-88890046 郵箱:banquan@cbnet.com.cn

    中國經營報

    經營成就價值

    訂 閱
    最新文章
    熱文排行
    伊春律侍大药房有限公司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