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lockquote id="uygcs"><del id="uygcs"></del></blockquote>
    <object id="uygcs"></object><i id="uygcs"><option id="uygcs"></option></i>
    <optgroup id="uygcs"><del id="uygcs"></del></optgroup><i id="uygcs"></i>
    首頁 推薦 視頻貝果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圖說
    5年:共享單車的宿命
    2021-04-06 09:14 作者:荀詩林 來源:中國經營網

    文/荀詩林

    似乎,早已沒有了共享單車的話題。

    與之相對比的卻是,同屬于共享經濟領域的共享充電寶賽道卻頻頻傳出頭部玩家要上市的消息。怪獸充電已于4月1日愚人節掛牌納斯達克,當日收盤之時,市值已達21.29億美元。

    5年之前,共享單車似乎也是這樣的開局,當年,摩拜和ofo小黃車均已完成多輪融資,融資總額高達數億美元。截止到2017年10月,最新一輪,摩拜融資6億美元,由騰訊領投;ofo小黃車融資7億美元,由阿里巴巴領投。

    一面是頭部玩家不斷漲價,跑步上市;一面卻又是在“收割”用戶,被資本“收割”,中后部玩家不斷退場。共享經濟的宿命會是一樣的嗎?到底是不是真有存在的價值?

    1617671695638457.jpg

    圖源:視覺中國

    這個領域當中有贏家嗎?

    摩拜單車創始人胡瑋煒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摩拜就沒想過盈利,如果做失敗了就當成是做公益?!?/p>

    做共享單車的生意就這么沒有壓力嗎?

    眾所周知的一件事就是,共享單車5年前就是打著新型綠色環保共享經濟的旗號闖入人們的視野。摩拜早在2016年4月就開始上線,到2017年的時候,就已經成為了2017品牌50強榜單中,唯一來自于共享單車領域的上榜企業,也是整個互聯網出行領域的唯一入選公司。

    如今還能在新華網的頁面上看到對這位創始人的采訪記錄,她表示,對于創業者來說,要相信科技的力量,與時間和科技做朋友,只有經得起時間考驗的事情,才是有真正價值的。

    然而所謂的做朋友卻似乎并沒有成為現實,2018年4月3日晚間,摩拜召開股東會議表決通過美團收購案。嘴上說著要做科技和時間的朋友的胡瑋煒將摩拜賣身美團,套現離場。

    更讓人吃驚的是,這所謂最完美的共享經濟模式給出了讓人匪夷所思的答卷。

    在同年9月美團更新的招股書中顯示,當年4月4日至4月30日,摩拜共有4810萬名活躍單車用戶及710萬輛活躍單車,騎乘次數為2.6億次,共收入1.47億元,平均每次騎乘收入0.56元;經營成本2.58億元,折舊3.96億元,毛利-4.07億元,凈虧損4.8億元。

    一有適當的利潤,資本就會壯膽起來。但如今看來,即使沒有利潤,似乎膽子也不小。

    同樣的事情,同樣發生在另一家共享單車巨頭身上,ofo。

    2014年的時候,北大畢業生戴威與4名合伙人共同創立ofo,開始只是希望解決校園出行的問題。那時候,筆者也曾聽說過ofo,以為這只是存在于校園社團的一個小項目,甚至很多大學生開始羨慕北大,因為在他們的校園里并沒有這樣的模式存在。

    沒成想,不到1年的光景,ofo就跑出了校園。

    2015年6月,ofo共享計劃推出,在北大成功獲得2000輛共享單車。12月,完成900萬元人民幣的Pre-A輪融資。

    2017年1月至10月,ofo瘋狂開拓市場,成為世界首個在全球4個國家100多座城市提供服務的共享單車出行平臺。

    根據公開數據顯示,從2016年2月開始,到2017年7月,兩年的時間里,ofo完成了A輪到E輪的融資,融資金額從數千萬元人民幣到7億美元。

    一位老FA曾和筆者回憶,2017年,似乎是行業最瘋狂的一年,不管啥樣的項目,似乎都能得到追捧,無論是VC,還是項目方,都很浮躁,“2016年我才入行,2017年的時候我已經掙到我人生第一個百萬了,感覺錢都毛了?!盕A,也就是投融資顧問,從一筆項目融資中收取提成來掙錢。

    類似的劇本是,到了2018年,ofo也變得不好了。2018年9月,上海鳳凰控股子公司上海鳳凰自行車廠?將ofo告上法庭,要求后者償還約7000萬元的貨款及違約金。

    同一時間,ofo押金難退問題也被曝出,與生產商、維修廠等之間均有欠款,金額達到上億元,線上退押金排隊的用戶迅速增長至千萬人。

    一根導火索,揭露了所謂共享經濟的本質,如同多米諾骨牌一般,接連倒下。在高負債的情況下,要么去杠桿,適當降低資產負債率;要么依靠股權質押融資,繼續開闊市場;再或者,創造新的盈利模式;還有就是依靠用戶的押金,來還債和生產,然后慢慢償還。

    但是,市場和消費者已經沒有耐心等待小黃車了。

    2017年的時候,分析師們還在叫嚷著,共享單車領域的馬太效應正在變得越來越明顯,幾十家二三線的共享單車品牌消失是很正常的事情,那么到了2018年的時候,連頭部都過得不好了,分析師們又該說什么?

    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時間才能檢驗一切。

    偶然,抑或宿命?

    2017年的時候,共享單車有這樣一個小故事。

    當年12月15日的時候,“小藍單車”一名員工發布消息稱,“小藍單車”宣布解散,該公司的HR甚至已經開始在朋友圈叫賣辦公家具。16日傍晚,“小藍單車”創始人李剛通過媒體發表一份聲明,承認創業失敗,他表示“市場兇險”,而自己“心智太幼稚”。

    復旦大學副教授薛小榮當時就對筆者表示,類似共享單車、共享充電寶之類的所謂共享經濟產品,其實只是互聯網時代“網紅經濟”的一個縮影。以互聯網技術之名,行分時租賃之實,玩的是市場噱頭。盡管有出行之便捷,但更多的卻是資本風投下急劇獲利的短期心態?!耙坏┶A利空間縮小,資本興趣轉移,所謂的共享經濟又何以立足?”

    換個角度來思考這個問題,如果把2010年以后的互聯網市場看作是下半場,那么,在這個時間節點當中,資本方試圖追求最多的東西就是流量。直播需要人來看,各式奶茶需要制造噱頭來吸引消費者,短視頻需要不斷創造熱點來賺足眼球。

    用戶=流量=營收,這一公式似乎已經成為了共識。

    “用戶規模才是資本青睞的關鍵所在,盲目跟風,如果沒有更高的市場和技術壁壘,自然難以同頭部的玩家相抗爭?!?/p>

    投資人辛琪(化名)對筆者表示:“?其實,這當中的每一個環節,都會產生損耗。但對于資本過熱的年代來說,如果前者基數足夠龐大,后面的似乎也不成問題。但是,有的時候,資本真的無法為所欲為?!?/p>

    回顧同樣屬于共享經濟的共享充電寶,從最初的不被看好,到項目方不斷讓利吸引用戶,再到中后部玩家不斷被淘汰,頭部廝殺火熱,開始抬高價格,“收割”消費者,一切都變得如此似曾相識。

    未來的故事,你可以預測到了嗎?

    (編輯:黃玉璐 校對:翟軍)

    *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 未經本網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經營網” 或“來源:中國經營報-中國經營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經營網(本網另有聲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 有關作品版權事宜請聯系:010-88890046 郵箱:banquan@cbnet.com.cn

    中國經營報

    經營成就價值

    訂 閱
    最新文章
    熱文排行
    伊春律侍大药房有限公司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